【倡議專文】美麗境界走調 社企的烏龜塔

最近看了電影「愛的萬物論」,是著名物理學家史帝芬.霍金第一任妻子潔恩.霍金的回憶錄改編。霍金最後成全妻子與喬納森,填補了我看「嫁妝一女車」時的正面想像。

因為看了電影,所以也把霍金的名作「時間的簡史」找來拜讀,開頭講了個有意思的故事:一位著名科學家曾經作過一次關於天文學的演講。他描述了地球如何繞著太陽運動,以及太陽又是如何繞著星系轉動。演講結束,一位坐在後排的矮個老婦站起來說道:「你說的這些都是廢話。這個世界實際是馱在一隻大烏龜的背上的一塊板。」科學家很有教養地答道:「那麼這只烏龜是站在什麼上面的呢?」「你很聰明,年輕人,的確很聰明,」老婦人說,「不過,這是一隻一隻馱下的烏龜群啊!」

霍金用烏龜塔的荒謬來引發讀者對探索宇宙的興趣,我也來東施效顰。為推廣社會企業,見了許多學者、專家與官員,總是勸這些社會精英,多謙虛一些,多追究一下「社會企業」同時達到社會價值、環境永續和經濟繁榮的美麗境界到底有什麼道理?可惜,很少人有興趣,總是焦急著想知道,怎麼可以做出社會企業?甚至,「做大、做強」。

我們看到政府「社會企業行動方案」推出後,政府各部門或者民間「大」組織爭相辦研討會、給獎勵,催出據說上百家社會企業。另方面,看到不少人開始為庇護工場叫屈,我不禁要問,是否顢頇政策和執行者,真把社會底層當成烏龜塔?以為烏龜塔就可以馱起社會平衡發展的美麗境界?

社會企業想要達到平衡發展社會,也需要「萬物論」,不能不解構我們原先對威權和市場的理解,否則就像烏龜塔那般荒謬,無論你是多麼有力的人士、多麼希望社會變好!

霍金給我正面的想像就在於「愛」和「自覺」。據說,在他「送出」妻子後,彼此仍然維持良好的關係。下篇我想談談社會企業的萬物論,不知各界精英會不會有興趣?

聯合報(2014.12.22).周宗穎.輔仁大學商業管理學程主任